资讯正文

东亚期货:交易文摘-存活者偏差:别轻易忽略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东亚期货   |   2018-06-14 09:09:45

分享到:

摘要:我们比较容易把视角集中到幸存的东西、可以看得见的东西上,而忽略掉我们看不见的东西。但实际上,我们把能看到的东西,看得越清楚,我们距离真相,就越远。1昨天跟两位朋友一起坐了…

  我们比较容易把视角集中到幸存的东西、可以看得见的东西上,而忽略掉我们看不见的东西。但实际上,我们把能看到的东西,看得越清楚,我们距离真相,就越远。

  1

  昨天跟两位朋友一起坐了坐,其中一位偶然看到我回QQ信息,问我,这人说看了你视频很受启发,你弄的什么视频?我回答说,是2010年讲趋势交易的视频。

  哦一了声,他继续问,那你QQ上大多是这样的人?

  我把手机递给他看,说,关于交易的,大部分都是吧。

  他翻了翻,说,他们都说看了你的视频,感觉很好,那说明你视频做的不错呀。

  我刚想点头,突然觉得,不对,有问题。略一思忖,我反问他:如果你看了我的视频,觉得做的不好,你会不会加我?

  不会啊。

  你是觉得好才会加,对不对?

  对啊。

  那就是了。但凡你能在我手机里看到的,都是觉得我视频做的好的人,觉得做的不好的人,你根本看不到。也就是说,你看到的样本是“看了视频觉得好的人”,而不是“看了视频的人”,这样,你根据手机聊天记录的信息对我的视频做评价,就是偏颇的。

  朋友觉得很有道理,点了点头,然后锲而不舍地追问,那你视频做的究竟好不好呀?

  2

  让我们把视频的事情放一放,回到这篇文章的主题上:幸存者偏差。

  百度百科对它的解释是“只能看到经过某种筛选而产生的结果(幸存者),而没有意识到筛选的过程,因此忽略了被筛选掉的信息(偏差)。”

  最早讨论这个概念的,是亚伯拉罕·沃尔德,1943年,他写了一篇论文《A Method of Estimating Plane Vulnerability Based on Damage of Survivors》,探讨如何根据返航战机的中弹情况,推测飞机的要害部位。

  也就是说,一批战机出征,最终有的回来了,有的坠毁了,我们不可能寻找到坠毁的战机分析哪里中弹更容易坠毁,又想局部加固战机,尽量减少伤亡,怎么办呢?只能根据幸存的战机进行分析。

  沃尔德的原文是极其严谨的统计学和数理分析,我们不做详述了,简单说,如果返航的战机甲乙部位中弹较多,而丙丁部位中弹较少,应该加固何处?

  一般来说,我们会觉得,中弹较多的部位比较危险,应该加固,但沃尔德却认为,应该加固中弹较少的部位。很简单,该处中弹的飞机,大部分都没能回来!换句话说,这里不加固,一旦中弹,就极其危险。

  飞机能否飞回,是筛选的过程;我们很容易就看到筛选后的结果,即,飞回来的飞机的情况;但如果我们忽略被筛选掉的信息,即,坠毁的飞机的情况,我们就会做出错误的判断。而对应于我的QQ情况,是否觉得视频好,是否加我,这是筛选的过程;我们很容易就看到筛选后的结果,即,加我好友的人对视频的评价;但如果我们忽略被筛选掉的信息,即,看了视频觉得很一般的人的评价,我们就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我们比较容易把视角集中到幸存的东西、可以看得见的东西上,而忽略掉我们看不见的东西。但实际上,我们把能看到的东西,看得越清楚,我们距离真相,就越远。

  3

  幸存者偏差最典型的,就是向成功者学习。

  一位成功者有很多典型的特征,比如乐观、坚持等等,我们学习他的这些,就可以成功了吗?不。实际上,有很多跟他一样乐观和坚持的人,最终也失败了。

  他只不过是一个幸存者。

  《从优秀到卓越》和《基业长青》,举了很多家公司做例子,讲应该如何建设一家企业,怎么才能实现卓越,甚至追求基业长青。但我们照做就可以了吗?不。实际上,有很多类似的公司倒闭了。再实际上,作为例子的公司,也不乏倒闭、落伍者。

  他们只不过是幸存者。

  几乎每一本探讨“为什么是欧洲”的书,都会忍不住在最后为贫困国家提出政治建议:政治环境宽松、重视教育、自由市场等等,因为这些,西欧赶超了中国,你们也可以。但最终,我们看到,无数国家因为政治实验陷入困境。

  因为他们不敢想象,中国、西欧、美国,可能都是幸存者。

  我们只愿意相信我们看到的,我们看不到我们没有看到的,但他们并非不存在,恰恰相反,他们在起着重要的作用。

  4

  我们很容易陷入幸存者偏差的陷阱,当然,反过来,我们也可以诱导别人进入幸存者偏差的陷阱。

  有一位朋友,想在邯郸找自己公司的代理,找了几家公司备选,其中有一位老板问,你们在河北有代理吗?朋友答,有,石家庄有。问:那我能去你们代理那里考察一下吗?朋友犯难了。

  我很奇怪地问他,这有什么好犹豫的?

  他回答,他们这行不好做,去年就倒闭了四家代理,怕那人考察了之后不做了。

  我问:石家庄这家是赚钱了,还是老板实力强,扛得住亏损?

  朋友答:当然是赚钱了,去年赚的还不少。

  我问:一家赚钱的代理商,甚至赚了很多的代理商,会不会说你的坏话?

  朋友略一犹豫,我继续说,如果是我,我不但请这位老板去,所有的候选者,全部过去,组团去。

  因为,他们在往幸存者偏差的陷阱里面跳,因为,无论如何,他们都听不到倒闭代理对这个事情的评价。

  5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能听到的几乎所有的财富故事,都是单次交易的暴利,巴菲特的那几只股票,索罗斯的几次战役,塔勒布怎么在金融危机中赚钱了,等等。国内投资界的名人,我们可以在心里默默例数一下,是不是也是这样?

  为什么?

  其中一个原因是,如果是小幅盈利的累加,不大好用于宣传,比如西蒙斯,我们都知道他的盈利能力可能是史上最佳,但“无智名,无勇功”。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很多财富故事的主角,是幸存者,他们周围有漫天的话筒。无数跟他们一样,重仓赌一波行情的人,都失败了,失败者没有记者围绕,说不出话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期货比赛的冠军,在私募运作中表现并不好。

  有了更好的条件,有了更大的资金,但表现却下来了。因为,没有谁能永远做幸存者。

  6

  在以前的文章里,我说过一个现象:很多有很强的执行力,同时又拥有极佳的交易系统的人,最终也是失败告终。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根据复利,他们赚大钱只是时间问题啊?

  因为,每个人都有生活的压力。我们知道,一个真正好的、优质的、可复制的交易系统,一年百分之几十的收益就不错了,但百分之几十的收益,对于仅有十万元的投资者来说,太少了。他们会面临一个选择:如果专职做交易,一年几万块钱,甚至没有工资赚的多,必须取出来补贴家用,无法实现资本积累;如果兼职做交易,有可能导致无法稳定执行。

  这两个选项,肯定都不是我们想要的,于是,我们在那些幸存者的刺激下,做出了一个不应该的选择:重仓,赌交易系统可以赚到大幅利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既然幸存者是幸存者,就意味着,概率极低,而且,自己能否成为幸运儿,并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

  这个故事我讲过,我也因为这个故事,想写文章讨论幸存者偏差,想告诉大家,你听到的那些财富故事,是真的。但如果只听到一部分真相,不会使你认识真相,只会使你离真相越来越远。这是媒体的技巧,也是我们需要避免的陷阱。

  为什么我没有写呢?

  因为,我无法提供解决方案,我无法给这些有潜质的交易者一个更佳的选择。但听到另外一位朋友的故事,我才发现,其实不是,不仅仅没有资金的朋友会走上追求暴利的错误道路,有资金的朋友也一样。他有足够的资金,盈利支付生活费用之后,依然可以实现积累,但最终也去追求暴利,并且同样走向了毁灭。

  所以,我今天决定写一下这个话题。

  我想提醒大家,不要只看到回来的飞机、加QQ的听众、那些成功的暴利的交易者;也要看看那些残骸、那些听完之后骂你浪费了他时间的人、那些没有机会说话的交易者。

  听听那些“沉默的大多数”。

  7

  我一直在鼓吹系统交易的思路,在这一领域,也存在幸存者偏差的现象:

  一:检验交易系统

  如果我们设计出来一个交易系统,做了一个检验,得出可以盈利的结论,是不是就确定可用了呢?不。我们要看一下,我们有没有被幸存者偏差骗了。

  比如,我们设计了一个趋势跟随的系统,然后测试铁矿走势。测试数据出来,发现大幅盈利,然后,就拿着这个系统去做了。肯定不行。因为,铁矿上市之后,一直走的比较简单。

  所以,我一直强调,实盘是交易的最后一步,一定要大量测试,我不知道多大的量才算大量,所以,我测试系统,都是从股指上市开始测,一直测到现在,看它在快速上涨、慢速上涨、快速下跌、慢速下跌、宽幅震荡、窄幅震荡各种走势中,分别是什么样的表现。如果我们的测试期欠缺了某一种节奏,无论是上面六种的哪一种,测试结果都是不可信的。

  因为,我们都有遗漏,我们的结论都存在幸存者偏差。

  二:调整交易系统

  毋庸讳言,任何交易系统,都不可能出世即完美,肯定要经过无限次的调整。我们在调整的时候,经常犯一个错误,就是出现亏损了,发现问题了,我要调整。结果,针对当前亏损的原因所做的调整,成为了下一段时间亏损的原因。越调,亏损越严重。

  也就是说,一旦是在亏损中调整,我们就会陷于幸存者偏差的境地,眼睛只看到这个原因会导致现在的亏损,而没有看到,在之前,导致大幅盈利的也是它。

  所以,我一般建议,一、尽量在盈利的时候做调整,这样,心态更平和,不着急;二、无论在什么时候调整,对方法的调整,一定要做大量的测试,跟最开始测试的时候一样大量。调整后的系统表现,作为实验组数据,之前的系统表现,作为控制组数据,两相对比,就知道调整有无正面影响了。

  三:执行

  为什么我特别强调系统交易中的幸存者偏差?

  因为,对于系统交易者而言,一:陷入幸存者偏差更可惜,因为,我们已经具有持续盈利的条件了;二:我们的执行能力远强于其他投资者,一旦犯了这个错误,会认死理,不回头,进而导致持续小亏累加的大幅亏损。

  所以,实盘,慎之又慎。

  8

  在沃尔德之后,学术界特别重视了幸存者偏差的存在,并针对这种现象,专门设计了“双盲实验”等应对思路。

  比如,痛感是主观感受,止痛药的效果,也只能通过病人的反馈确定。两种止痛药,一种1元一粒,一种1毛一粒,我们会不自觉地认为1元一粒的表现更好,并在临床试验中给予医生这样的反馈,这样,究竟哪种止痛药更好,我们就无法得出准确结论了。双盲实验就是要求病人和医生并不知道病人吃的是什么样的药物,看他的实际感受。这样,就便于实验设计者区别对待实验组和控制组,拿到真实的数据。

  但我想强调:我写这篇文章也好,双盲实验也好,都是希望沉默的人说话,希望他们给予的信息可以和我们已经掌握的信息组合,构成真实全面的信息,如果我们走向极端,过度重视被筛选掉的信息,忽视可以轻易掌握的信息,那么,我们所犯的错误,和幸存者偏差的错误,是完全一样的。

  比如,认为巴菲特、索罗斯、西蒙斯的成功仅仅源于运气;认为IBM这么伟大的企业,与其他企业无二;认为中国、西欧和美国崛起的历史不值得研究,绝对是天大的荒谬!

  所有的成功都无法复制,这毋庸置疑,但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同等重要,需要我们全面学习,这更加毋庸置疑!

  掌握全面的信息,不因任何一个片面被强调而受误导,真正选择好自己的路,走自己的路,不盲从于成功者,更不盲目否定成功者的经验。我希望的,是这样的结论。

  9

  1950年,亚伯拉罕·沃尔德受邀去印度讲学,飞机不幸坠毁,沃尔德及其夫人罹难。这位研究飞机安全,强调幸存者偏差的统计学家,最终未能成为幸存者。

  命运之无常,令人唏嘘。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公众号无关。本公众号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点资讯

人民币/CNY

  • 人民币/CNY
  • 美元/USD
  • 英镑/GBP
  • 欧元/EUR
  • 日元/JPY

美元/USD

  • 人民币/CNY
  • 美元/USD
  • 英镑/GBP
  • 欧元/EUR
  • 日元/JPY
当前汇率  :
--
请输入金额
人民币
可兑换金额
-- 美元

风险提示关闭

外汇天眼数据均来自各国外汇监管机构的官方数据,如英国FCA、澳大利亚ASIC等,所公布的内容亦均以公正、客观和实事求是为宗旨,不向外汇交易平台收取公关费、广告费、排名费、数据清洗费等灰色费用。外汇天眼会尽最大努力保持我方数据与各监管机构等权威数据方数据的一致及同步性,但不承诺与其实时保持一致和同步。

鉴于外汇行业的错综复杂,不排除有个别外汇交易商通过欺骗手段获得监管机构的合法注册。如外汇天眼所公布数据与实际情况有不符之处,请通过外汇天眼“投诉”和“纠错”功能,向我们提出,我们将及时进行核实查证,并公布相关结果。

外汇、贵金属和差价合约(OTC场外交易)是杠杆产品,存在较高的风险,可能会导致亏损您的投资本金,请理性投资。

特别提示,外汇天眼所列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外汇平台由客户自行选择,平台操作带来的风险,与外汇天眼无关,客户需自行承担相关后果和责任。

意见反馈关闭

反馈主题:
内容描述:
200
联系方式:
×

举报内容不能为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