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正文

    首页  >  行业  >  正文

    2019年:交易商与交易者“大迁移”的一年 他们去了哪里?

    外汇天眼   |   2020-01-14 16:49:59

    分享到:

    摘要:随着监管趋紧,交易商与交易者在全球范围内转移阵地。他们去了哪里呢?

      不言而喻,对零售交易商来说,2019年是多事之秋。对很多地区的零售交易商而言,2019年是具有挑战性的一年。在前12个月里,外汇行业面临日益趋严的监管、更低的交易量、发生变化的行业趋势。

    timg.jpg

      随着所有这些变化的发生,哪些地区从中受益,哪些辖区迎来“寒冬”?

      离岸交易商增加

      2019年8月,欧洲迎来了一系列监管新规,这些新规使针对零售交易的差价合约杠杆降低,差价合约推广等因此受限。

      尽管这些监管新规在2018年生效,2019年,欧洲还是受到了这些监管措施的限制。起初这些监管措施是临时性落实的措施,如今这些措施在欧盟范围内永久性地实施。

      这些监管新规,尤其是调降了的杠杆使得零售交易者在欧洲之外的地区寻找展业机会,为的是能够使得投资者在更高风险水平的情况下进行投资,从而获得更多的潜在回报。

      看着零售交易者纷纷在欧洲之外的地区寻找展业机会的趋势,很多交易商顺应该趋势,在投资者可以利用更高杠杆进行交易且不受限于欧盟监管新规的离岸地区设立实体。一些从中受益的地区有瓦努阿图,马来西亚纳闽,伯利兹,巴哈马等。

      巴哈马成为交易商的“圣杯”

      某律师事务所的总裁兼CEO、银行业务与支付服务主任表示,在过去一年里,监管之风使他们改变展业方针,迫使在ASIC、FCA、CySEC这些广受欢迎的监管机构的监管下展业的某些客户改变展业方针,使得他们的展业方针更多元化。无独有偶,欧洲的外汇/差价合约交易商开始在瓦努阿图、爱沙尼亚、近期被称作“圣杯”的巴哈马等不那么主流的监管辖区内展业。这些监管辖区给予他们更多的展业许可。对这些外汇/差价合约交易商来说,巴哈马是一个对他们有利的监管辖区。

      尽管堆在马绍尔群岛或圣文森特注册的自律型金融机构来说,向交易者支付款项仍有可能,它们在接受交易者支付款项方面还是存在很大问题虽然自律型金融机构在在马绍尔群岛注册的情况仍然普遍,但是这类金融机构在圣文森特注册的情况在两年前是常见的,随后这种情况就几乎不存在了。

      无论是要求交易商与经营者前往银行办理业务的直接性银行业务解决方案,还是具有颠覆性的电子货币机构,这些新的展业方针以及亚太的银行业务解决方案(尤其是新加坡的银行业务解决方案)的确给希望不惜一切成本保持合规性的交易商与经营者提供了他们翘首以盼的解决方案。这个需求正呈现出指数级别的增长态势,以至于专业机构不得不再这些监管辖区雇佣专业的全职员工。

      合法合规经营在离岸地区日益普遍

      数年之前,迁至离岸地区被视作交易商展业行为可疑的指标,即便是对展业审慎性要求通常没有那么高的零售交易行业也如此。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司法辖区对交易商开放,以及迫使这些交易商离开欧洲的监管新规问世,和两三年前相比,交易商来说迈出前往海外展业这一步更加合理。

      “我们没有碰到过野蛮地转移阵地的行为,这种类似于在蛮荒时代出现在美国西部地区的野蛮行为我们没有碰到过。迁至那些司法辖区的外汇/差价合约交易商十分专注于保持声誉,给客户提供优质的交易服务和交易体验,他们的目标是长期性的”表示。

      补充道:“不仅如此,可靠的交易商转移其展业阵地不仅仅出于行业相关原因。例如,受ASIC监管的经纪商因为政治观点和公众观点的改变而转移其展业阵地。在实践中,由于在强监管的环境下展业已经是这些交易商DNA的一部分,所以对这些交易商来说,他们的展业方式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脱欧与ESMA新规:欧洲与英国的挣扎

      2019年期间,离开这些区域的交易商比涌入这些区域的交易商多。对很多市场参与者来说,这没有什么可以惊讶的。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ESMA)日益趋紧的监管、脱欧、愈发艰难的展业环境都是造成这个变化的原因。

      从该区域一些顶级交易商的财务表现可以看到这些变化对交易商的影响。据外媒报道,IG集团、盛宝银行、CMC Markets等交易商都在挣扎于较低的外汇和差价合约交易量。而外汇和差价合约的交易量对这些交易商的营收有重大影响。盛宝银行尤为如此。该多资产交易商近年来的交易量录得最低位。

      下面这张图表提供了某些交易商的交易量数据详情。该图表涉及的交易商属于被某外媒季报所覆盖的英欧交易商。该图表也显示出了交易商今年来交易量录得低位这一点。从该图可见,2018年一季度和二季度,交易量大幅减少。2018年一季度和二季度是唯一不受ESMA监管的两个季度。

    11.png

      零售交易者的数量减少

      2019年初,澳大利亚交易商的交易量表现平稳。据报道,鉴于2018年二季度澳大利亚交易商的交易量激增,2018年这些交易商似乎从ESMA的产品干预措施中得到了不少好处。

      这是因为澳大利亚给零售交易者提供了监管良好的环境,他们可以在这个环境中利用更好的杠杆进行交易。这个趋势持续到2019年。

      易者迁至澳大利亚。毋庸置疑,该图表证实了业内由于监管方面的原因而发生的交易商“大迁移”。风险偏好不变的客户找到了一种发现自己需要什么的方式。他们需要的是在安全、受监管的环境下提供给他们的杠杆。

    22.png

      然而,虽然2019年对澳大利亚来说是个不错的年份,但是鉴于ASIC期待实施它自己的监管措施,对这个国家来说,2020年的情况可能不同。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跟ESMA学的。

      不同于ESMA,ASIC不会区别对待主要货币对和次要货币对。取而代之的是,ASIC提议20:1这一适用于所有货币对的单一杠杆比率。股指来看,ASIC建议15:1的杠杆比率。针对不包括黄金(10:1)、加密资产(2:1)等在内的商品,ASIC建议15:1的杠杆比率。然而,2019年这项监管措施暂未实行。

      日本失去主导地位了么?

      今年的另一个有趣的趋势是,日本在外汇交易方面失去了主导地位。有史以来,提及交易量最大的交易商,日本交易商处在领先位置。

      交易量尤为领先的交易商有GMO Click以及DMM.com。交易商GMO Click过去几年在交易量排行榜上一直位居前列,交易商DMM.com长期以来紧随其后。这两家交易商都是日本交易商。

      然而,根据外媒报道,日本迎来了澳大利亚外汇与差价合约交易商IC Markets这一“新玩家”。过去这家澳大利亚交易商在全球交易量排行榜上排名第三。然而,该交易商试着“甩开”其他交易商,在2019年二季度和三季度享有最大的外汇交易量。

      然而,一些日本交易商挣扎于更少的全年外汇交易量之中。Kabu、GMO Click、Gaitame等其他的大部分交易商报告了更大的同比交易量。

    人民币/CNY

    • 人民币/CNY
    • 美元/USD
    • 英镑/GBP
    • 欧元/EUR
    • 日元/JPY

    美元/USD

    • 人民币/CNY
    • 美元/USD
    • 英镑/GBP
    • 欧元/EUR
    • 日元/JPY
    当前汇率  :
    --
    请输入金额
    人民币
    可兑换金额
    -- 美元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