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正文

    首页  >  交易商  >  嘉盛集团  >  正文

    嘉盛集团:【嘉盛集团】聚焦美国大选:透过机构视角,全面解析各类资产走势

    外汇天眼   |   2020-09-16 13:13:31

    分享到:

    摘要:【嘉盛集团】聚焦美国大选:透过机构视角,全面解析各类资产走势

      请阅读本文,来看看为何2020年总统大选会带来“蓝潮”,及这对股市不同板块意味着什么?

      本报道来自特约撰稿人Vincent Deluard(CFA)。Vincent是StoneX集团的全球宏观战略总监,随着上个月GAIN Capital与StoneX合并,我们期待在接下来几个月中,为您带来更多深入的机构层面研究分析。如果您喜欢这篇报道,请考虑直接订阅Vincent的研究文章,接收查阅他所有见解,并回顾以前的文章。

      最后要说明的是,这份报告最初发表于7月14日,我们略微更新了一些数据,以更好地反映当下。

      摘要

      民主党在参议院、众议院和总统选举中全线获胜是2020年大选最可能出现的结果。

      股市在“蓝潮”过后表现良好,但通常会在大选前最后几个月经历剧烈调整。

      准备好迎接类似2009-2010年期间美元走弱、全球经济增长加快、通货再膨胀及新兴市场表现优异的市场局面。

      大型制药公司和医院将受“奥巴马医改”修订的影响:看好国际医疗类股。

      房屋建筑商和清洁能源供应商将受益于拜登政府的左派倾向

      谈论美国11月大选,有点像在20世纪初的法国家庭晚宴上提起德雷福斯(Dreyfus)事件:情绪高涨,观点先行,逻辑辩论很快演变为激烈争吵和全面混战。

      我通常会避开这个话题,因为人们往往会高估政治闹剧对他们日常生活的重要性。然而,由深层代际趋势所驱动的剧烈政治波动,偶尔也会扭曲历史的曲线,而“蓝潮”目前是11月大选最可能出现的结果,这一假设在6个月前几乎无法想象。

      本报告第一部分将讨论民主党在众议院、参议院和总统选举中获胜的可能性,以及可能性落实后对整体市场的影响。股市往往在“蓝潮”来袭之后表现良好,但往往出现在市场灾难性受创之后。由于市场需要消化企业所得税大幅上调、许多行业重受监管及回购限制等因素,夏末出现两位数回调的风险加大。

      不过,美国在国际关系上更为合作的态度及持续性经济刺激政策很可能利好全球增长,同时也对那些在上次2009年-2010年期间“蓝潮”后出现的宏观交易有利,包括新兴市场、黄金和大宗商品都将受益于再通涨和美元走软。

      第二部分将讨论“蓝潮”的行业影响。大型制药公司、私营保险公司和医院将因医保范围扩大和对成本控制的关注度上升而受创。国际医疗保健股将是就我未来10年最爱主题进行押注的最佳方式。

      我与主流不同的一个观点是,拜登政府将因人口和代际影响转向左翼;房屋建筑商和清洁能源供应商将因此受益。

      最后,投资者应记住,科技巨头公司正在成为民主党事业的最大金主,避免投资石油和天然气及保险等亲共和党行业。

      市场级别的影响

      在党派分歧严重的时候,想客观报道美国政治格局会变得尤其困难。因此,我将尽量坚持客观的信息来源,比如市场赔率和民意调查均值,幸运的是,对这些客观数据的评估一致。目前就11月举行的三次全国选举,几组数据分析达成的共识如下:

      众议院:赔率显示民主党有85%的概率[*概率更新请见文末)保持多数席位。自合约开始交易以来,民主党占多数的可能性从未低于50%,因此,本文中,我暂不考虑共和党11月份控制众议院这一假设。

      参议院:赔率暗示民主党63%*的概率获得参议院多数席位。但2月前的赔率显示共和党有70%以上概率获得多数席位,因此我们不排除共和党最后一刻卷土重来的可能性。

      总统:赔率支持拜登以60/40的优势概率*当选,这也符合RealClearPolitics民调拜登领先10个点的均值水平。当然,因为选民不愿透露其投票意愿与媒体一致的“留欧”和希拉里偏好相反,赔率和民调都未能预测到英国脱欧公投和2016年大选的最终结果,

      “害羞的特朗普选民”效应可能确实会导致民调低估共和党支持率,但现在两党候选人的支持率差距大大超过2016年,尤其相对于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大选前最后几天民调收紧之后的数据。因特朗普政府和全球民粹主义者的崛起,2016年被视为政治不正确的一年,在这一说法和观点成为主流后,“害羞的选民”效应会在此次选举中进一步强化似乎有悖常理。

      来源:PredictIt.请注意,本图7月和8月期间未作更新

      民主党获胜的净概率:总统、众议院和参议院

      因此,投资者可以合理地搁置共和党掌控众议院的三种情形,转而关注以下四种结果:

      概率最高的情境将是一波“蓝潮”涌现,即民主党赢得总统宝座,接管参议院,并保持众议院多数席位。自1926年以来大约36%的时间,美国都呈现这种政治格局。当民主党人控制参众两院和总统职位时,股市的表现略高于平均水平,但需要注意的是,“蓝潮”往往出现于重大熊市过后(稍后再详细介绍)

      第二可能的结果是民主党赢得众议院和参议院,但与总统职位失之交臂,历史上看,这种情况下,市场回报平平。

      第三可能情境为,民主党赢得总统大选,继续主导众议院,但失去参议院多数席位。除跛脚鸭总统任期结束前那几天外,自1926年以来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第四可能的结果将是继续当前格局:共和党赢得总统大选和参议院主导权,民主党坐镇参议院,这种情况下的市场回报非常疲乏。

      资料来源:彭博

      从推演中得出的整体结论对股票来说有点负面,因为两种最利于股市的格局(参议院-民主党、众议院-共和党、总统-民主党和参议院-共和党、众议院-共和党和总统-民主党)可能性都微乎其微。即使对股市来说,民主党“蓝潮”这一最佳情境也存在重要警告:“蓝潮”通常出现在大萧条和2008年金融危机等重大经济灾难之后。股市在“蓝色政府”执政期间的强劲表现至少一定程度上是一种因股市大选前抛售倾向所带来的错觉。

      来看看过去6次“蓝潮”(下面的红色虚线)平均值,在民主党新总统宣誓就职前的5个月里,股市往往下跌10个百分点。这将意味着市场将于8月见顶,并在秋季经历两位数回调,这与美国股指的正常季节性走势形态非常吻合。

      来源:Bloomberg

      由于届时投资者将开始计入增税对企业获利的影响,拜登的税收计划也支持股市两位数下跌的预测。拜登竞选团队提出了约3.4万亿美元的增税计划,用于基础设施、气候投资、教育和医疗保健。

      来源:Bloomberg, Biden Campaig

      给企业收益造成最大损害的是拜登计划将所得税税率从21%提高到28%,尤其是结合10%的最低税率进行比较之后。当然,总体税率与企业实际支付的税率之间并不密切相关。例如,在特朗普减税之前,标普500指数公司支付的实际税率接近16%,在特朗普减税之后下降到10%。我最好的猜测是,拜登政府最终会将税率恢复到原状。

      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由于特朗普税收计划预期,标普500指数上涨了13%,因此,拜登政府的税率正常化可能会引发主要股指出现两位数的回调。

      来源:Bloomberg

      回购将是“蓝潮”另一个可能影响到的方面。乔?拜登曾呼吁“美国的每一位首席执行官,现在就公开承诺未来一年内不回购公司股票”。推文并无法律价值,总统候选人的承诺往往也是如此,所以我怀疑全面禁止股票回购将成为新政府的首要任务。然而,针对企业如何使用源于纳税人 (或者更确切地说,货币化联邦储备) 的金融援助和紧急贷款,政府可能会规定更为严格的审查措施。

      这些措施可能不会对FAMG股票(Facebook,苹果,微软和谷歌)产生什么影响,这些公司在过去三年里花费了3130亿美元回购股票。限制回购将对未来三个行业的回购产生更大的影响:金融、医疗保健和工业。这三个行业可能需要政府继续支持,以应对新冠病毒传播造成的经济中断。由于这三个行业在过去两年所有回购中占44%,暂停回购将导致其股票需求大幅下滑。

      来源:Bloomberg

      蓝潮市场基调

      乔?拜登喜欢培育这样一种观念,即他领导下的新政府将呈现一种让人欢迎的常态回归 — 正如他向竞选捐助者所作出的著名承诺那样,“什么都不会出现根本性改变”。然而,乔·拜登的经济议程已较H·克林顿和B·奥巴马的竞选纲领更为左倾。有两项措施将对经济产生特别重大的影响:一是将联邦最低工资从目前的每小时7.25美元提高到15美元;二是将扩大600美元/周的失业保险福利领取范围。

      正如我在《金发姑娘和三根木屐》(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Clogs)中所解释的,自4月份以来,因为家庭预防性储蓄大幅增加,自四月来央行放水带来的赤字激增迄今对通胀影响甚微。4月份,个人收入飙升了12%,创历史新高,但由于对福利持续的信心匮乏,家庭额外消费的意愿很低。只要提供一个强化版失业救济的精确时间表,并确保联邦最低薪资与当前失业救济水平趋同 — 这对刺激劳动力市场复苏十分必要,拜登政府便可释放出大量被抑需求。

      因此,“蓝潮”可能会加剧我在《市场上的800磅大猩猩》一文中所描述的通胀压力。此外,拜登政府将继续特朗普善意无视赤字的政策:例如,他最近宣布的7000亿美元“买美国货”(Buy American)竞选活动并未落实资金。

      收入快速增长、赤字大幅增加、税收增加和通胀这些因素都对美元产生负面影响,同时利好背负巨额美元计价债务的新兴市场。在外交关系上采取更合作立场将进一步对国际经济产生积极影响。作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的乔·拜登提出了没那么孤立主义的外交政策原则:美国将试图加入与其余环太平洋国家的TPP条约,安抚墨西哥、加拿大、和欧洲盟友,削减部分中国进口商品关税。

      美元疲软、通货再膨胀,利好国际经济增长的情境最终将带来类似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到2010年共和党接管众议院之间最后一波“蓝潮”后出现的大型宏观交易格局:黄金和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新兴市场表现优于美国股市。

      2008年“蓝潮”交易:新兴市场、黄金和通货再膨胀

      来源:Bloomberg

      市场似乎慢慢意识到,拜登政府可能会扭转过去四年的“特朗普交易”:美元指数走软,墨西哥比索自拜登民调领先以来已展开上行,通胀预期增强,中国股市飙升,黄金距2011年纪录高位仅5%(编者注:高点已破)。

      鉴于过去10年通胀敏感资产的大幅缩水,我并不担心会错过反弹的开端:美元疲软和国际市场表现优于美股这一周期通常会持续10年。

      拜登获胜概率vs.再通胀交易

      来源:Bloomberg

      医疗保健行业的交易策略

      在行业层面,“蓝潮”对医疗保健股的影响最大。拜登的医保计划承诺,通过增加公共选项、税收抵免和在14个州扩大医保范围以让《平价医疗法案》重焕生机。这14州在《平价医疗法案》通过后,拒绝扩大医保范围。

      这个计划将利淡三个行业(至少一开始是这样):

      私人保险公司和管理式医疗机构:虽然乔·拜登反对医疗体系全面国有化,并承诺对当前医保计划满意的员工应可以继续保留,但引入公共选择方案将让私人保险公司面临竞争。此外,拜登计划还将对保险公司提高投保前带病投保人的保费进行限制,这将令保险公司利润降低,且随着私人保险公司“病人”投保群体发病率上升带来道德风险

      大型制药公司:拜登承诺废除禁止医保机构与制药公司谈判压低药价的法律。拜登还计划限制所有品牌生物技术和“漫天要价”的仿制药涨价,以防止通胀,并允许消费者从其他国家购买处方药。总的来说,大型制药公司一直是美国医疗体系复杂性的最大受益者,因此在成本控制和定价透明度更高的情况下,其受创也将最为严重。

      医院:新冠病毒恐慌下患者推迟手术和常规医疗护理已损害到医院财务状况,而由于医保的报销比率低于私营保险公司,随着医保可申请年龄自65岁降至60岁,医院财政将进一步受创。此外,取消“额外收费”(即病人登记在网内医院,但由网外医疗机构治疗所带来的大额意外账单)将令供应商的收入下降。

      对投资的主要影响已经显现:随着11月“蓝潮”概率升温,美国监管风险敞口较小的国际医疗保健类股表现优于大盘。正如我在《下个大事件》中解释的那样,非美医疗保健类股在强劲的长期利好因素推动下表现最佳。其次,从逻辑上讲,管理式医疗股和医院股的表现也落后于整体医疗行业。投资者可能考虑将私募股权支持的债务、贷款和贷款抵押债券视为控制医院和医疗机构收费的牺牲品:根据经济和政策研究中心数据,自2000年以来,私募公司平仓了大约7300笔医疗保健行业相关交易,总价值8330亿美元。交易价值自2000年的每年50亿增长了20倍,达到2018年的1000亿美元。

      医疗行业的表现vs.拜登获胜概率

      来源:Bloomberg

      左倾策略:住宅建筑商和绿色新政

      投机投资者可能会考虑利用拜登政府的“左倾”策略进行交易。目前来看,主流预期拜登将召集奥巴马和克林顿政府中经验丰富的官员组建一个相当典型的中左翼政府。但是,是历史事件塑造了领导人(而不是相反),精明的政治家们都知道如何适应民意的变化。如果今年秋天的大选能带来一股历史性“蓝潮”,很多民主党人都会希望利用这个历史性的机会实现更多建树,而不是拜登所承诺的“回到奥巴马和克林顿政府时期的美好旧时光”。

      较长期视角来看,当前整体人口发展趋势:如少数族裔崛起,城市化和从婴儿潮一代到左倾千禧一代、Z世代的代际转变,应该会带来更为渐进和促通胀的政策,政策的目标为减少过去30年中所充斥的不可持续代际不平等 。乔·拜登当然是这场运动中一个可能性不大的载体,但历史往往以反直觉的方式发挥作用 — 只要看看唐纳德·特朗普就知道了,这位2001年至2009年间登记为民主党人的纽约亿万富翁现在却成了“被遗忘的人”和宗教右翼的捍卫者。

      这股缓慢但强大的左倾趋势始于2018年中期选举后新一代左倾国会女议员的崛起,并在最近的民主党初选中打败现有实权人物,取得了一系列渐进式胜利。民主党的这种缓慢转变类似于2008年茶党运动(Tea Party movement)之后共和党的转变。茶党运动在2010年中期选举中成功推动了民粹主义反叛浪潮,并让民主党在特朗普的领导下彻底转型。在拜登的领导下,当权的民主党人可能会保留对本党的控制权,但他们需要先发制人,逐步推进议程部分内容,以避免在初选挑战中遭遇惨败。

      因此,投资者应预期基础设施支出和绿色新政将在政府的优先事项中排位上升。在市场中增建新的经济适用房,应该是解决美国这代人所面临危机、为年轻人创造就业机会、推动千禧一代和Z世代组建家庭的最简单方法。承诺已经到位:“10年中投资6400亿美元,让每个美国人都能住上负担得起的、稳定的、安全的、健康的、方便的、节能的、靠近优质学校且通勤时间合理的住房”。从逻辑上讲,房屋建筑商和清洁能源类股在今年秋季因“蓝潮”上涨的可能性很大。

      房屋建筑商板块相对表现vs.拜登获胜几率

      来源 Bloomberg

      最后,犬儒主义者可能想看看工业界的政治捐款以了解新政府的当务之急。响应性政治中心对2018年中期选举花费的39亿美元(天哪!)政治捐款进行了分析。科技公司的捐款仍落后于金融业和议题捐助者,但我怀疑,前者的捐款数额正在迅速攀升 (例如,谷歌2018年在美游说花费最高),而且,他们可能低估了很多硅谷货币基金通过分散,名义上独立的非营利组织(如Mind the Gap)为民主党候选人提供资金的情况。科技行业72%的政治捐款流向了民主党候选人。

      我不一定将大型科技公司视为这股“蓝潮”的主要受益者:当然,有一个心存感激的掌权者朋友总是好事,但该行业似乎也并未受到来自特朗普政府的任何生存威胁。一个对FAANG五大巨头友好的政府可能有助于缓解对科技垄断企业的反垄断调查,并推迟实施堵住税收漏洞的任何措施,但它无法解决这些股票长期前景所面临的两大威胁:估值过高和对市场的过度主导,这两点会导致股票增长潜力下降。

      因此,避开那些对共和党捐赠最多的行业 — 石油和天然气、农业综合企业和保险 — 或许能更好地就“蓝潮”进行犬儒主义者的“游说交易”。

      来源:OpenSecret.org

      *截至2020年9月1日的民主党获胜概率:

      众议院:82%

      参议院:51%

      总统:57%

      黄金原油美元英镑人民币股票

    特别声明:本文为天眼自媒体平台“天眼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天眼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人民币

    • 阿联酋迪拉姆
    • 澳元
    • 加元
    • 瑞士法郎
    • 人民币
    • 丹麦克朗
    • 欧元
    • 英镑
    • 港币
    • 匈牙利福林
    • 日元
    • 韩元
    • 墨西哥比索
    • 林吉特
    • 挪威克朗
    • 新西兰元
    • 波兰兹罗提
    • 俄罗斯卢布
    • 沙特里亚尔
    • 瑞典克朗
    • 新加坡元
    • 泰铢
    • 土耳其里拉
    • 美元
    • 南非兰特

    美元

    • 阿联酋迪拉姆
    • 澳元
    • 加元
    • 瑞士法郎
    • 人民币
    • 丹麦克朗
    • 欧元
    • 英镑
    • 港币
    • 匈牙利福林
    • 日元
    • 韩元
    • 墨西哥比索
    • 林吉特
    • 挪威克朗
    • 新西兰元
    • 波兰兹罗提
    • 俄罗斯卢布
    • 沙特里亚尔
    • 瑞典克朗
    • 新加坡元
    • 泰铢
    • 土耳其里拉
    • 美元
    • 南非兰特
    当前汇率  :
    --
    请输入金额
    人民币
    可兑换金额
    -- 美元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